冰心散文关于女人

 散文     |      2020-09-11 15:10
女人的衣柜里得有一件旗袍,否则枉为女人。”一次和朋友聊天,听了这么一嘴。如果真要这样来评价女人的话,我真是有点难为情了。就在我感叹自己枉为女人身的那一瞬,心头忽地闪过一些身影。待我沉静下来,她们的影像越发清晰地走进我的视线…… 1. 周姐,个高,腰粗,脚大。远望,一点女人的迹象都看不到。一米七五的个头,天生的大骨架,仿佛一个身材魁梧的山东壮汉。若从背后看,你一定会想起虎背熊腰”这个词。走到跟前,才发现她身上明显的女性特征――一双好看的丹凤眼,如果再仔细看,她眼眸中露出来的柔柔的善意,瞬间能将你融化。如今上了年纪,眼睛周围的皮肤略有松弛,眼角也爬上几道细细的鱼尾。不过,丹凤眼还是挺耐看的,尤其眼神里射出来的那道柔光。 她是隔壁厂子的下岗工人,前些年,在小街附近的建筑工地上班。每天早上上班时,我几乎都能碰到她。在小区门前,我往西,她往东,就一个擦肩。每次擦肩,我都要仔细瞧上她一眼,只想多看一眼。 无论冬夏,她身上总是罩着一身厚厚的工作服,上衣已经洗得发白,裤子上沾满灰滓,好像已经洗不下来了。衣服原来的颜色也不易辨认,看着像是介于蓝灰之间。她脚上始终登着一双或新或旧的黄胶鞋,每每看到她的鞋子,我就会想起路遥《平凡的世界》主人公孙少平以及他脚上那双破旧的黄胶鞋,只是她的鞋带和鞋始终是原配”,不像孙少平还要找个白线绳子代替。每天早上碰见她,都会看见她手里拿着个菜夹馍,边风风火火地走着,边急急忙忙地吃着。有风的时候,装馍的塑料袋在嘴边哗啦做响,她也不理会,只是急匆匆地吃,急匆匆地走。吃完馍,顺手把袋子扔在小区门前的垃圾箱,抬手往嘴上一抹,继续大步流星向东,向她上班的工地方向走去。 一直以来,我很疑惑,一个女人去建筑工地,她干什么活呢? 一次,正和小区门口的杂货店老板娘闲聊,她来了,买了两双黄胶鞋、几双袜子。怎么一次就买两双鞋?”我问了一句。 我们干力气活,费鞋,一个月得两双。” 你干啥活呢,那么费鞋?” 嘿嘿,力气活,那边建筑工地做小工。”说完她笑了。 哦,小工挺辛苦吧?” 也没啥,习惯了,就是费鞋,嘿嘿。” 买完东西,她就风风火火地回家了,杂货店老板娘就和我聊起了她。 当年,她和老公都在隔壁工厂上班,工厂倒闭了,两口子都下岗了。下岗时,孩子正上小学,她在附近打零工,顺便照看孩子。老公去外地打工,后来腿部受伤,回来后只能在家里修养,做点零碎活。她承担起家里的担子,忙不停息地四处打工。那几年,一直在奔波,几乎没歇过。如今情况好一点,孩子已经大学毕业开始上班了,据说收入还可以。孩子不让她再出来受苦,可她闲不住,坚持去工地干活。不过,这个工作也干不了多长时间了,下半年她就要到小街的清洁队上班,那是政府为下岗工人提供的再就业机会。 听了杂货店老板娘的讲述,我也为她能有一个稍微轻松的工作而高兴。毕竟,年过半百的人了,太过劳累会吃不消的。 果然,过了不久,就看到她穿上了清洁工的服装,在街道上忙碌着打扫卫生。依然和过去一样,剪着简单的看不到发型的短发,依然和过去一样,始终绽放着笑容。 也许,对她来说,最好看的衣服就是工作服,最大的心愿就是一家安康。 至于旗袍,至于容妆,于她而言,那是下辈子的事。 2. 罗姐,个小,肤白,身材很好。她是四川人,来自新疆,我们在空飞院的邻居,和她做了三年邻居。到现在,每每想起她,萦绕于耳的是她那爽朗纯净的笑声。 她老公是上海知青,因家庭原因没返城,留在新疆一个农场。他们有一个孩子,那时在小城上中专。怕孩子一个人在外地学坏,所以决定她来陪读。学费靠孩子爸爸工资,生活费要靠她打工赚取。当时,她一个月的工资三百多块钱,勉强维持娘俩的生活。一次,学生躲在宿舍没上课,被巡视领导发现,她因此丢掉了这份工作。没办法,她就在外面找了个活,饭馆刷盘子,工钱一个月一百五。一百五十块钱,就是她和孩子一个月的生活费。 三年里,她的日子很艰难,但她依然顽强地走着,开心地走着。 每到礼拜天,她要给孩子改善生活,买点菜,打点肉,做一顿米饭。而孩子,好像不知道体谅妈妈的不容易,有时回来还要带一个同学。孩子带同学回来她很高兴,像客人一样招待。看到这种情景,院里的邻居有些生气,暗地责怪这孩子不懂事,不体谅她妈妈的不易。也有人委婉劝她,让她告诉孩子不要老带同学回家。她却说:娃娃们离家远,在学校吃不好,咱家里做得总比学校的可口些。”岂不知,孩子一走,她一周基本上就不买菜了,每天到菜市场去捡一点菜叶将就着。 想想,吃饭都这样,哪有有心思顾及自己的穿着?自己的妆容? 孩子上学的三年里,她几乎没有买过新衣服,穿的都是学校老师和家属送她的衣服。别人送的,合体就不错了,哪能考虑到搭配之类的? 我想,对她来说,天天能吃顿饱饭,礼拜天能给孩子改善一顿饭就足够了。至于旗袍,至于妆容,那都不知道是哪辈子的事! …… 其实,在我们的周围,类似的女人还有很多。 小街的豆腐女,老公的腿出问题后一个人撑着摊子,每天风里来雨里去,只为早点卖完豆腐,她的身上永远套着那件大花围裙。这个身材瘦小的湘妹子,老公的后妈不给她看孩子,既要自谋生计,还要照看孩子,忙得脚不沾地。一天到晚就穿着那件和她年龄不相称的衣服,在家、学校、菜摊之间不停穿梭着;还有跟亲戚或老公出来打工的川妹子们,一直在出租屋与建筑工地之间出入,身上的衣服永远是和男人一样的工作服,头顶上扣得永远是工地上的安全帽…… 这些女人,一辈子活得很粗糙,没有穿上很女人味的旗袍,也没有把自己收拾得很精致,她们始终素面朝天、衣着简朴。她们每天考虑的是如何像男人一样扛起生活的担子,让家人生活得舒服一点。也许,作为女人,她们失去了很多:富足的衣食,精致的妆容,精美的装饰。但是,作为一个女人,她们自立自强、自尊自爱,以自己的坚韧撑起了家庭这座大厦,像树一样坚挺地站在那里。其实,这样的女人,乃本色女人,她们不用装扮就是一道美丽的风景,无人能替的一道靓丽风景! 关中女人喜欢运动,喜欢健康的美。不会忸忸怩怩,她们喜欢大声说话,喜欢高声歌唱。不哭哭啼啼,关中的女人乐观、爱笑,爱就爱得轰轰烈烈,恨就恨得刻骨铭心。生活中不斤斤计较,小肚鸡肠,懂得宽容看待身边的人和事。既不矫揉造作,故作姿态,也不遮遮掩掩,虚伪矫情,举手投足之间有一种自然和坦荡,无论什么场合都能落落大方。 关中女人憨实、纯朴,热情好客。无论你是她父亲的故交,还是她老公的同事,只要你到她家,她都会热情的招待你,也许没有太多的客套和寒暄,但她会炒上几个拿手好菜,为你擀一碗面条。你吃得越多,她就会越开心,觉得自己的厨艺不错。你若客气不吃,她会生气,关中女人就是这么实在。 关中女人不做男人的情人,但却是男人最好的知己。她不喜欢偷偷摸摸,也没有心思打探男人的隐私,更不会追问你究竟有几个妹妹,她只要你在心中为她留一个小小的空间,只想做你的红颜。她能解读你的失意,诠释你的困惑,排解你的痛苦。她能真正关心你,在你失意时,给你振作的勇气和信心;在你得意时,提醒你要正视自己;在你遇到生活压力时,她会认真帮你分析,找出问题的根结,帮助你走出低谷……她能成为你最铁杆的异性朋友,成为你可以互诉衷肠的异性朋友。你伤心时,她不会陪你落泪,她会拍拍你的肩,为你高歌一曲《从头再来》。你喝酒时,她不会陪你醉,但会陪你喝两杯,哪怕她不会喝酒,然后劝你回家。关中女人就是这么坦荡,豪爽。 关中女人不消极自卑,思维开阔,心态平和。利索干练,从内到外透露着一种乐观、自信。哪怕遇到再大的困难,再大的难处,哪怕是天灾人祸,她们就像那沉稳的秦岭大山,能接受风雨雷电,严寒酷日的入侵,那怕只剩下一枚绣花针,一只背篓,她们也会用她们的坚韧和顽强,撑起属 关中女人很简单,喜欢穿简单的衣服,说简单的话语,写简单直白的文字。没有纷繁复杂的人际,没有莫名其妙的紧张,无须浓装艳抹地打扮,一切都自自然然,清清爽爽。但无法掩盖那种天生丽质的美,那种天赐的羞涩,那种内在心灵的纯静。不喜欢用暴露的装束表达自己的性感,而是透出一种迷人的气氛,从骨子里散发出自己的柔情和妩媚。不是用自己的脸蛋和身材勾引男人的眼球,而是用自己的气质和思想抓住男人的心灵。 关中女人重情重义,爱,就是一辈子的事,哪怕自己嫁的男人曾经不是自己的最爱,但是结了婚她就会对自己的男人死心踏地,老公就是她们的唯一,生命中她们可以失去很多,但永远无法忘记责任与忠诚。夜里把头枕在老公的壮实的胸脯之上,把那方寸的避风港当作是她的一生的归宿。常将如火的柔情熔化在那安全的港湾,融进了冬季漫长的夜晚。 关中女人范文,更理智的对待自己的情感。她们知道老公和孩子对她们很重要,但不是她生活的全部,她有自己的生活圈子,更注重的是独立的美。不依赖撒娇来赢得玫瑰,独立的个性使她们看重的是自己拥有什么,而不是向男人索取什么。对待身边的男人不会主动或热烈,含蓄中有一份矜持,柔和中有一份刚强,既不冷傲的让人无法亲近,也不随便让人走进她的内心。 关中女人活得淡定从容,开心自在写散文,或许容貌并不漂亮,但她们不抱怨、不自卑,有足够的自信和活力,如云潇潇洒洒,快快乐乐,她们真实而不虚伪,坦诚而不做作,如秦岭山一样自然、有力;如灞河水一样清澈、透明。 记得俺的歪脖子树很久前跟我谈心时说,柔弱是女人最强大的武器,可以攻无不克战无不胜。记得那时他曾笑着说:有什么要求的时候,您千万别闹,只管坐在我面前不出声的流眼泪,老公保准满足你的全部要求。”我也笑,您惹恼俺的时候,俺眼睛里掉不出眼泪渣子来,冒得可全都是火呢!”他于是一副无奈的样子,高呼悍妇”,倒地而亡”。 家庭中的这出闹剧,当时只道是玩玩,多年以后才明白,小女人的温柔写散文,实在是婚姻的润滑剂,也是家庭幸福的关键。 有一天,我突发奇想,在电脑上百度描写小女人的词语,结果花去很多时间,概括出三个词——可爱、温柔、妩媚。男人心目中可爱的小女人,据我猜想,大概如《蜗居》中的郭海藻一般(仅指长相),淑女着,青春着,灵秀着,亮丽着,有才气,有情调,再加上一点点魅惑。总而言之,如花般娇艳,如狐般鬼魅,如猫般温顺。天下的男人,有这样的小女人伴着,大抵连神仙都不愿去做了吧。 就如美丽的孔雀只居住在浓密的山林一样,如电视剧中娇媚温婉的女主人公一般的女子,甚少。布衣也好,阳春白雪也罢,小女子们,姿色出众点的,胸无点墨的也多,富于才情的,其貌不扬的也多。好在天下男子,貌若潘安才高八斗的也凤毛麟角。油盐酱醋的生活里,饮食男女也没那么多穷讲究。千里姻缘一线牵,月下老人的红绳儿,拴的是前世的恩今生的缘。剩男剩女毕竟极少,家家户户的日子就这么平常的过。何况,靠脸盘子吃饭的营生,也只是一小撮人在干。大多数人无可奈何也罢心甘情愿也好,都是荧屏前的观众。 形容女人,一般说娴静如花或温柔似水。贾宝玉说女人是水做的骨肉”,古戏中的女子出场,走的是水步”,腾挪之中,娇媚顿生。就连女”字的造型,也曲曲折折,线条显示一种媚态、体现出一种美妙之感,似乎表现的是一个淑女拘谨而温柔的形象。由此可见,女人的温柔的确是极能打动人的东西。小女人之所以被男人喜爱,一则满足了男人征服的欲望,二是因为温婉的小女人会链生出许多柔弱来,由不得男人不去怜花惜玉。精明的凤辣子守不住琏二爷,林黛玉的眼泪却痛了千千万万男人的心。做小女人,温婉着,温软着,缠绵着,缠绕着,有风雨的时候,靠靠男人的肩膀。男人累了,做做泊船的港湾。依赖着,温暖着,养儿育女,辛勤劳作,虽不能翻云覆雨,却或许也会培育出顶天立地的大丈夫来。 可是,如果不能很好的把握自己,小女人也会于不自觉中滋长出惹人生厌的东西来。如果小女人小到琐碎,小到老是絮絮叨叨,小到禁不起一点点磕磕碰碰,小到只能做笼子里的金丝雀,就悲哀了。前者太过矫情,后者无度的依附。常常看见有的女人年龄也不小了,在公开场合中仍嗲声嗲气个没完没了,那种矫情与做作,实在会让旁观者红了脸的。而金丝雀们,要么,迈出笼子半步就战战兢兢摸不着方向写散文,要么老提心吊胆着老公被别人抢了去,哀哀怨怨,凄凄惨惨。小女人做到这个地步,就俗了,就少味道了。 女人也好,男人也罢,有些事,是需要自己担待的,比如工作中的困难,你得自己去解决。比如生活中的重担,你得自己挑起来。不仅担待自己,有些时候还需要替对方担待一些。适当的分担一点男人的累,多点体贴,学会适时的原谅,给男人适当的自由,这样的小女人,是大气的小女人。有人说,男人就像个孩子,行走的路上,他很贪玩,会不自觉的脱离你的视线,抓抓蝴蝶呀、蚱蜢呀,玩弄花花草草啊,这个时候,聪明的小女人不喊他,只停下来歇歇脚,一边等待,一边看风景。那贪玩的孩童,找不见女人的时候,也会着急的,他定会放了蝴蝶,扔了花草,追上来。然后,小女人并不恶语相向,只嗔怪几句,又牵手上路。 事业有成,能肩挑重担的女人是大女人。这样的女人,她富有个性,她丰富而强大,活得阳光而又潇洒,是值得敬佩的女人。但大女人做久了,呼风唤雨习惯了,也会衍生出强悍,变得咄咄逼人。那个为了攒钱买房子而把丈夫呼来唤去的郭海萍,说出来的话字字句句都像是在掷刀子,那副尊容实在让人不敢恭维。这样的大女人,往往会训练出一个唯唯诺诺的小男人来,郭海萍的丈夫苏淳就是个代表。如果大女人回到家里,不颐指气使,阳光而又不失可爱,实在是两全其美呢。 花容月貌,贤淑优雅,是男同胞们梦寐以求的美好吧。花儿一般的女同胞们,为了咱那些虚荣而又可爱的大老爷们,你们就自信,温暖,富贵,阳光的开放吧。琴儿是小草花,和草儿们一起,为你们点缀,助威! 别忘了——以大女人的姿态,享受小女人的幸福哦。
写散文 赞美母亲的散文 史铁生散文集 散文标题的作用
  • <small id='wa3xq0q0'></small><noframes id='sqe319d7'>

      <tbody id='ho4198a5'></tbody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