整个秋天

 散文     |      2020-09-25 11:23
原标题:整个秋天  走在上班的路上,路面上的积水毫不客气地打湿了我的裤角,顿感一片冰凉,秋天了,一阵秋雨一阵凉。   公交车站台上,花花绿绿的雨伞给沉郁的雨天点了一抹亮色。 今天等车的人分外多,走近,看到人群中多了孩子们的面孔,才恍然已是开学季了。   老师,您好。 人群中传来一个孩子的问候声散文诗投稿,稚嫩的声音让我就想起了自己中学时光。   小学三年级,我们的班主任兼语文老师,姓郭,偏黄脸色,少有笑容,说话声音大而尖利,是个看起来很严厉的中年男子。 刚开学,同学们都很规矩,绝不敢随意露出孩童玩态。 一次课间休息,有同学提意,看谁跳得高,可以摸到黑板最高处前一节课留下的粉笔字。 好多同学都站在讲台上,个个跃跃欲试,我也不例外。 我的个子较低,总是够不着那几个字。 看着旁边的同学得意洋洋地给我看她小手掌里的白色印痕,我的嘴就噘起来了,我一定要摸到那几个字故事,于是,我就继续跳。 终于摸到了,哈哈哈,我高兴地狂笑,转过身,这时才发现四周静悄悄地,我的笑声显得特别鲜亮,讲台上只剩下我一个人,我的身后站着郭老师。   我……我……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,一个箭步冲下讲台,跑回自己的座位,低下头,屏住呼吸,教室里静的可怕,一场“暴风雨”即将来临!然而,迎来的却是郭老师呵呵地笑声,然后是同学们的哄堂大笑。 原来郭老师并不是表面的样子,他也会笑啊!  初一时,忽然发胖,各种衣服都会被我撑得满满地。 同桌小琴也和我一样的胖。 小琴常常给我抱怨数学老师对她有多“刻薄”,撕她的作业本,让她把难理解的公式抄五遍,如此这般,原来在我眼中漂亮的女数学老师变难看了,也成了我不喜欢的人。 有天,上完体育课,我和同学们一起回教室。 我们的操场在一个高台上,回教室必须走几节台阶,我一时兴起,学着其他同学跨台阶,“刺啦”一声,我的不幸的裤子撕裂了。 用手捂着开裂处,我很尴尬地站在操场边,急得要哭了,这时,数学老师正好路过,看见我窘态,很快地对我说,等一下啊。 然后她就跑了散文诗投稿,不一会儿,她又跑回来,递给了我一条宽松的运动裤说散文诗投稿,穿上吧。 然后就急匆匆地去上课了。 望着她的背影,我咽了口唾液,心里默默地说,其实数学老师一直很漂亮!  高三那年,我们班是全校唯一一个文科班,班大人多,要一百多人,教室被安排在了教学楼的最高层,一个三间大的会议室里。 有多年高三带班经验的老王老师就成了我们的班主任。 老王深知“高处不胜寒”。 所以每天都来“高处”唠叨:咱们这个家呀,家大人多,空气不好,要多开窗通风……咱们这个家呀,兄弟姊妹多,地方又不宽裕,难免会有磕磕碰碰,大家要和平共处,严以律己宽以待人……我们班的才子李晓辉将那些唠叨美其名曰“老王语录”。 那时,一见老王来教室唠叨,我就觉得厌烦。 想要捂耳朵。 现在却时时想起老王,每每想起那些温暖有趣的“语录”,总会无声失笑,回味无穷。   我原想在学生时代撷取一枚红叶,却得到了整个秋天,我所遇到的每一位老师,都是我的秋天里的大树,他们用自己独有的树的风姿,一路陪伴,不断开启了我人生道路上的万千世界。
李娟散文 怎么写散文 史铁生散文集 散文诗投稿

<small id='sb9z5tux'></small><noframes id='taseewrp'>

      <tbody id='1eixs6xi'></tbody>